logo
  • 購物車尚無商品!

妖怪奇談 吸收生活文化 成長的異想世界

看過動畫《神隱少女》的人,一定都會對其中形形色色的妖怪留下深刻印象,不僅如此,包括更早期的《龍貓》、 《風之谷》等也都大量採用了妖怪元素。在日本發達的動漫文化背後,其實有一個繁榮而紮實的傳統「妖怪文化」作為資源。日本從創世神話開始,整個民族的傳說與歷史中就有著各式各樣的妖怪,至今依然是日本人生活中常見的文化元素。想要了解日本的文化內涵,一定要了解妖怪,走入那奇幻的百鬼世界。


撰文/Seymour 攝影/ 張晉瑞照片提供/Shutterstock、The Library of Congress、吉卜力工作室

浮世繪巨匠歌川國芳在〈相馬の古內裏〉這幅作品中以全景畫法描述妖怪故事,視覺效果相當驚人。

日本是一個神話的民族,跟現實政治有著無法分割的關聯,日本的天皇就是神話人物的後代,而最早期的神話人物之一素盞鳴尊,則是以斬殺怪物「八岐大蛇」的形象流傳於後世。在這個號稱擁有「八百萬神」的島國上,妖怪的種類與數量也不遑多讓,不少妖怪甚至有世界級的知名度,例如河童、天狗、雪女等,即使這些妖怪的「原產地」有些來自於中國,如今卻都已經成為日本文化的圖騰,也產生了更為鮮明而豐富的形象與故事。


日本動漫中常可以看到大量妖怪文化的呈現,《神隱少女》尤為其代表。


京都的晴明神社祭祀安倍晴明,因為《陰陽師》的相關作品而聲名大噪。


充滿傳說與想像力的民族

「妖怪早就已經存在先民們的意識裡,作為天候變異、災禍預知以及超自然現象的合理化解釋。因此所謂的『妖怪』,跟我們所熟悉的『鬼魂』並不太一樣。」曾鼎元說:「鬼魂是人死後的幽靈,就像是我們在恐怖電影裡看到的那些白 衣女鬼,鬼故事背後反映的通常是一種道德觀念,像是冤鬼復仇等;但是妖怪可以是任何東西變成的,而且不見得跟人有關係,因此特別能夠反映出一個民族的想像力。」事實上,在日文中的「鬼」通常泛指所有妖魔鬼怪,中文世界所說的鬼魂在日文是以「幽靈」來表示,在日本最為著名的鬼神繪本《畫圖百鬼夜行》裡,裡頭的「鬼」包羅萬象,例如百年老樹變成了「木魅」、吸取人們的恐懼而變得強大的「天逆每」等,不難看出日本人奔放的想像力。

岡芳年在浮世繪作品〈新形三十六怪撰〉中,描繪了源賴光斬殺蜘蛛精的故事。

全方位融入文化生活

「日本的妖怪文化有悠久的歷史,與日本傳統生活深深結合在一起,這是其他國家很難比得上的。現在我們所熟悉的妖怪形象,約莫是在平安時代(西元794 ∼ 1192 年)形成的,那是一個『百鬼夜行』的時代。」曾鼎元表示,日本人的妖怪文化不只是與生活不相關的傳說故事而已,其實現在有很多的日本習俗都與妖怪有關。在當時的人的想像裡,妖怪和人住在同一個空間裡,白天是人類的世界,到了夜晚就是群妖亂舞的時候,而「百鬼夜行」則是夏日夜晚的妖怪大遊行,這個形象不僅被許多藝文作品用來當成創作元素,影響力至今依然留存,例如青森縣每年所舉辦的「睡魔祭」、北海道舉辦的「地獄祭」等,都可以看到各式各樣妖魔鬼怪造型的花燈遊行,顯見這些傳說故事 在日本人心中的份量與地位。

角斯把許多台灣的傳說故事角色予以形象化,虎姑婆、日月潭人魚、大肉人⋯均變成可愛的人物,可以繡在衣服上。

妖怪在日本不僅融入了庶民文化,在政府廟堂之上也佔據了一席之地。「像是『陰陽師』這樣的角色,不只是負責觀星、祭祀、占卜、祈禱等儀式,也是人與鬼怪之間的橋樑,不但充滿神祕感,後來甚至可以參與政事。」曾鼎元說:「隨著陰陽師的人數越來越多,後來職司也越來越細,『妖怪』也跟著就變多了,形成一種對應關係。」這樣特殊的角色,後來大量被運用在日本的奇幻文學與動漫之中,例如廣受年輕人歡迎的夢枕獏小說《陰陽師》系列,就是以真實的歷史人物安倍晴明為題材,連帶使得祭祀安倍晴明的京都晴明神社成為知名景點。

作為新興的本土妖怪品牌,角斯角斯努力開啟台灣獨特的妖怪文創路線。


日本鳥取縣JR 境港到米子站之間運行的妖怪列車,以鬼太郎的故事為題材,相當受到遊客歡迎。


妖怪漫畫家水木茂的故鄉境港市,現在已經成為一個大型的妖怪村,每年吸引許多觀光客前往。

另一個可以表現日本人對妖怪文化重視程度的是日本傳統畫的代表,也就是浮世繪。許多被奉為國寶的浮世繪大師都有畫過跟妖怪相關的題材,例如江戶末年的歌川國芳,以及被稱為「最後的浮世繪師」的月岡芳年,都有許多把寫實跟奇幻揉合在一起的浮世繪作品。這樣的傳統一直延續到了現代,像是《鬼太郎》的作者水木茂,開啟了後來一系列的妖怪角色創作風潮,日本人承繼了這個深厚的文化資產,並且在新的時代裡善加運用,就連現在小朋友最喜歡的「妖怪手錶」,其實也是出於同樣的傳統。以此而言,妖怪文化距離現代人其實一點都不遙遠。

在日本人的想像世界中,幾乎任何動物都可以變成妖怪,其形象甚至會成為文化傳統的一部分。


岐阜縣高山市的橋邊矗立著「手長人」的妖怪塑像。

打造屬於我們的妖怪文化

「無可置疑地,日本是名符其實的妖怪大國,時至今日,日本各地都有流傳悠久的妖怪故事,或是可以代表自己的妖怪。相較之下,中國和台灣幾乎都只有鬼故事,以前各種豐富的妖怪傳說卻漸漸褪色,甚至消失了。」而這樣的遺憾,也成為曾鼎元創立「角斯角斯」,收集並發揚台灣傳統妖怪故事的動力之一。原本從事平面設計的他,一開始只是因為單純的一則新聞軼事引發興趣,於是跟太太Wendy 兩人一起蒐集台灣各地的妖怪故事,沒想到在這個過程裡所獲得的不只是趣味,還有對於本土文化更進一步的了解。於是兩人開始成立工作室,投入插畫創作,希望打造出屬於台灣自己的妖怪文創。

角斯角斯推出的桌遊「妖怪鬪陣」,在募資平台上擁有超高人氣,短短數日就已經超越原本預計募款的數倍金額。

「坦白說一開始確實受到日本很大的影響,畢竟日本的妖怪傳說歷經了許多世代的演變與延伸,形成一個龐大的體系,有很多有趣的內容,而且他們的妖怪文創太過發達,一般民眾也覺得比較熟悉。」曾鼎元說:「但是後來發現台灣其實是一個多元文化薈萃的地方,我們不只有日本傳進來的東西,有中國傳統的東西,還有豐富的原住民創世神話,實際了解過後,就會發現原住民的傳說都很有想像力,而且跟其他文化非常不同,我認為要利用在文創上還有很多發揮空間。」對曾鼎元來說,妖怪是一個可以無限創作的題材,而且不同的世代對同樣的妖怪會有不同的想像,於是就產生了再創作的可能,是一種難得可以任意運用的文化素材,對於現在積極想在歷史文化上找尋自己定位的台灣人來說,妖怪可謂是一個上選的創作窗口。

來到角斯角斯的工作室,可以看到各式各樣具有台灣特色的妖怪創作。

2017 年台灣和日本共同舉辦了第一屆的「台日妖怪造型大賞」比賽,邀請到日本四國小豆島的妖怪畫家柳生忠平來台評選與分享心得,得首獎的作品是台灣學生所創作的「驚蟄」,曾鼎元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創作方向:「原本驚蟄只是一個節氣,但是創作者捕捉到春雷響起、萬物乍醒的姿態,把節氣具象化變成一個可愛的怪物,這種想像力就是妖怪文化所需要的。說到底,畢竟妖怪是不存在的東西,如何把妖怪跟生活與文化結合在一起,讓大家覺得妖怪跟自己並不遙遠,這才是現在台灣妖怪文創最需要努力的目標。」

在電腦繪圖盛行的年代,為了呈現心目中妖怪的特殊線條與色彩,曾鼎元堅持以純手繪創作。


角斯帶你認識正宗台灣魔神仔

角斯角斯最鮮明的插畫風格之一,在於不採取時下流行的電繪,完全採手繪製作,曾鼎元觀摩了許多台灣早期畫家的筆法,以技巧來連結東西方的創作方式,並且把原本粗略的傳說故事,加入一些鮮明的角色性格,以強化讀者的印象,也讓大家對於台灣妖怪有更大的想像空間。


01Yokai│台灣妖怪卷壹- 巨人怪說

這個畫卷中蒐羅了台灣各地的巨人故事,尤其是原住民各族不同的巨人傳說,例如能夠坐在玉山而把腳跨進濁水溪洗腳的巨人;或是喜歡搶走別人獵的山豬吃,最後吃到胖死的巨人;甚至還有巨人的母親為了讓他長高而把他閹了(因為閹過的豬會比較肥)的故事,千奇百怪相當有趣,反映了早期原民的某些價值觀,角斯把這些角色更加形象化,在長卷的畫作中呈現出來。


02Yokai│台灣妖怪地誌

角斯的第一本畫冊,用地圖羅列的方式來介紹台灣各地的「妖怪特產」,從中讀者不僅可以看到妖怪的形象,而且可以看出妖怪跟當地環境的關係,像是玉山的黃色小飛俠、日月潭的人魚、阿美族的阿里卡該巨人等,另外還包含了角斯角斯發想的原創故事,像是把台東著名的焚風變成妖怪「火燒風」等,兼具知性與想像力。


03Yokai│台灣妖怪卷貳- 怪生島

這個畫卷蒐羅的是台灣各種原住民的創世神話,一共有19 個故事,有一些即使是年輕一輩的原住民都未必知道,因此相當有文化價值。根據傳說,鄒族的天神哈莫搖落楓葉,落下來的葉子就成了鄒人的祖先,形象相當美麗;其他像是龍蛇孵化太陽赤白二卵成排灣之祖;奴奴女神倒插茅草於岸邊造人;隕石迸裂跳出一男子用雙膝生人等,都是饒富想像力的獨特創世神話。


專訪者Profile:曾鼎元

因為興趣,從2012 年開始耕耘台灣在地故事,曾替雜誌、報紙專欄繪製插圖,以出版品、跨域合作、生產商品等方式,將故事推廣出去。與太太Wendy 一起創立角斯角斯工作室,這是台灣首見主打在地妖怪故事的文創事業,作品中能看到傳說、神話、怪誕、奇想、妖怪、神明等元素。代表作品:《台灣妖怪地誌》、《台灣妖怪卷壹- 巨人怪說》、《台灣妖怪鬪陣》桌遊,以及入選美國3X3 插畫大獎的《台灣妖怪卷貳- 怪生島》,並於2018年8 月推出新作《寶島搜神記》。